AOI_豆腐脑菌

一个散人…不喜欢撕,不喜欢掐,只想安静得萌番萌cp…圈地自萌…不喜勿留言/勿关注…好基友:羽明殇

姻缘【七】(连箭X陶墨/顾射X陶墨)

(๑'ᴗ')ゞ🌺顾大大,你老婆要被你哥拐走了喂

羽明殇:

同名同人视频《姻缘》:  视频戳我


前文戳我


包含顾连身份互换梗、连箭未死梗、超狗血的兄弟争爱部分


大多会走电视剧设定,借鉴部分小说设定,全剧情篡改【不】


弦墨结局预定   


OOC都是我的锅




PS:文中下划线是回忆剧情,「……」中是顾射心理活动√




【七】


顾射的心情很不好。


人走茶凉,连箭刚刚直接摔门而去的行为着实让他恼怒了一阵,但他不是连箭,因而他从不会将内心的愤怒流于表面。他握着书卷已有一炷香的时间,但心中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连带着指尖微微颤抖,将整齐的书页捻出几道褶印。


顾小甲站在门外,将两位少爷的争吵全都听进耳里,刚刚连箭夺门而出冷眼扫向他时他差点没能站稳,若不是靠着房门只怕早已摊在了地上。说是争吵,其实更多时候也是连箭的争辩,顾射更擅长只字片语就将连箭堵回去,然而无异于火上浇油,若非连箭还记得顾射是他的孪生弟弟且不通武功,只怕两人真要在此打起来。


“顾小甲!”顾射猛地将书卷扔在了桌上,站起身来,眉间阴云密布。


顾小甲身子猛地一颤,却还是应着往里跑,因为腿有些发软,门槛连跨了两次才迈过去,他有些战战兢兢地看着自家少爷冷峻的面庞。顾小甲跟着顾射已有十年,却从未见过顾射发这么大的火,虽说顾射偶尔也有心情不悦,但更多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闷在屋子里,而不是这般焦躁。


“少爷,有何吩咐。”顾小甲见顾射将自己喊进屋子半晌没有说话,咽了咽唾沫,缓缓开口问道。


顾射双手抱胸,听见顾小甲的声音似乎才微微回过神,然后按了按眉心,只觉得心乱如麻,终于开口道:“备车。”


“啊?”顾小甲闻言一愣,“少爷要出去?”


顾射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顾小甲。


顾小甲自知失言,连忙躬身退下,按照顾射的要求去准备马车,心中虽然充满疑惑,但是见到自家少爷站在门口时还是有点不敢置信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钻心的疼痛传来才让他有些迷糊的大脑清醒了些。


待顾射上了车坐稳,顾小甲便问道:“少爷,要去哪里?”


又是一阵沉默,顾小甲握着缰绳,心中七上八下,不知车里的主子到底在想些什么。顾小甲也自认为比旁人更了解顾射,他知道自家少爷并不是一个心血来潮之人,若非三思绝不擅行。


“醉香楼。”


顾小甲一愣,这三个字于他来说并不陌生,刚刚连箭和顾射争执时这三个字也不止提了一次,只是他不明白少爷为何对此这般上心,按照往日就算他与连箭不和,也不过生几日闷气,不出十日连箭必会登门,可这次为何……


“少爷可是嫌府中菜肴吃腻了?要不我让人去醉香楼买点招牌的菜式让少爷尝尝鲜,何必少爷亲自跑这一趟?”顾小甲下意识地说道,虽明知顾射并非为了此事前往,但他还是自找了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顾小甲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里面依然没有声响,自家少爷既未说好,也未说不好,不由地心下大胆起来,接着说道:“少爷,那醉香楼里人多口杂,三教九流也未可知,咱们还是不去了吧,连箭少爷……”


“顾小甲,今日无事,回来后你便去厨房帮忙吧。”顾射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顾小甲当下只想甩刚刚的自己一个耳光,他怎么就这般不长记性,明明知道少爷正恼着连箭少爷,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然而纵是顾小甲也不敢再在这个时候顶撞顾射,只好催促身旁的小厮赶紧引路。


顾射的身子随着马车轻轻晃动着,他闭上眼睛,右手缓缓抚上胸口,平稳的心跳一如往常,仿佛刚刚与连箭的争吵只是一个错觉。


“玉佩之事已了,兄长何必念念不忘。”


「兄长你到底在意的是玉佩还是所持玉佩之人?」


“你那日与那位公子说了什么,竟惹他这般不悦,连带着那小厮都看我不顺眼。”


「我行事如何,兄长当真不知?从前未曾指责,如今竟……」


“哥哥向来不问弦之之事,我与那公子说了什么左右是我的事,你何必咄咄逼人兴师问罪。”


「兄长与那陶墨分明只有一面之缘,如此上心着实不该,若当日群香楼之人当真是……」


“问罪,我哪敢问你的罪,外界都道弦之公子能言善辩,我一介武夫又怎敢与你争辩!我不过是想问清楚,你究竟面冷心冷到何种地步,如今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外界……好一个外界!」


“兄长既知弦之面冷心冷,又何必自讨没趣。”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兄长,得罪。」


“好,好,好!你若不喜与人结交,倒不如从今往后别出相府,免得见了不想见之人,更省了不想见你之人见到你!”


「连无虚……!」


“你既归还玉佩,我本该谢你,只是如今看来,我却还得替你向人赔罪。弦之,别嫌我说话难听,忠言逆耳,就算是天下第一才子,心高气傲,博学无益!”


「好一个博学无益,连无虚,我费尽心神为你筹谋,如今竟只换来……」


“箭锋无情,伤人自伤,兄长如此不逊,冥顽不灵,弦之再多劝诫也不过泥牛入海!”


「连无虚,戾气不收,谈何修身养性。」


“顾弦之!好一句冥顽不灵,你倒是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谁错了!你那日倒不如视而不见,也好过我替你平白受了责骂。”


「无关人之言,你向来如风过耳,今次却偏偏与我计较至此!」


“顾公子不愿放下身份与那市井之徒结交,我理解,但此事我自会解决,你为何三番五次阻挠!”


「陶墨,史光耀,黄……这三人不论是何关系,一旦牵扯必成大患!连无虚你当真不知吗!」


“兄长,弦之有愧。”


「母亲。」


“哦?倒是难得,你竟觉得你有愧?”


「将门虎子,到底是福是祸。」


“弦之有愧于母亲,提点之言终究不入兄长之耳,只怕这断箭弦之受之不起,不如请兄长收……”


「连无虚,折箭之诺,你若不认,我又何苦自寻烦恼。」


“你不必拿母亲来压我!今日我不过问个明白,却偏偏招来你这般言辞,告辞!”


「话已至此,你竟仍要……!」


“连无虚,你若去见他,从今倒也不必上门。”


「十几年兄弟之情,当真比不过一个陶墨?」


“好,顾公子心比天高,既是目中无人,又何烦见我等凡夫俗子!”


「兄长……!」


车猛地一晃,顾射睁开眼睛,便听见顾小甲喊着到了醉香楼,他稳了稳心神,掀开车帘下车,抬头就见醉香楼三个大字悬在门前。此时已近晌午,前来打尖聚会的食客不在少数,因而门口人流不息,倒是顾射一身华服立于门前却不进门,引来不少探究的目光。


“少爷,若不想进,咱便回去吧。”顾小甲已被发配去厨房,说话自然不敢太过放肆,但又见顾射不动,一时也不知他究竟是何想法。


顾射扫了顾小甲一眼,抬脚跨入了醉香楼。


刚进门,便有眼尖的跑堂伙计凑上前来,恭敬地询问,顾射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顾小甲见状连忙上前拦住那几乎快要凑到自家少爷面前的伙计,问道:“店内还有雅间吗?”


“有的,有的,二楼还剩下几间。”伙计点头哈腰,连忙引路。


醉香楼的二楼倒不似一楼那般热闹,相比而言清雅了不少,竹制的木门还有着淡淡的清香,一路望去仿佛山水之色。顾射从一进门开始便紧皱的眉头终于微微舒缓了些。


伙计殷勤地将二人引到稍稍偏里的雅座,顾射扫视了一眼,脚步一顿。顾小甲眼睛转了转,立马明白顾射的意思,赶忙向下跑去,从后院停着的马车那里搬了不少东西上楼,先是撤掉了原先的软垫,重新铺上地毯,再将带来的垫子放好,然后又指挥伙计将桌上的茶盘搬走,将桌子擦了又擦,铺上丝绸制成的桌布,放上香炉,点燃一缕幽香,随后将带来的茶具器皿放在桌子上,又问了那伙计井水的位置,又马不停蹄地跑了出去。


那伙计瞪大了眼睛,看的直发愣,他在醉香楼也算是干过几年了,迎来送往见过不少达官显贵,也有那些个讲究的文人才子,只是没见过这般讲究的。


顾射自然不会理会其他人如何看待,慢慢走到桌前坐下。这桌子正好靠着竹窗,那窗户半遮半掩,却也能断断续续听见楼下人声鼎沸。顾射伸手撩开悬挂在窗前的白纱,就将大堂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位公子,不知想吃些什么?我们醉香楼在京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老店,不少客人都是慕名而来,吃了一次想两次,我们的招牌菜更是保证您吃过不忘!”伙计见顾射坐定,终于想起来自己的差事,上前几步就打算开始介绍菜色。


“站住。”顾射冷冷吐出两个字,那伙计只得停下了脚步,虽仍有四五步的距离,但顾射还是能闻到他身上的油烟和各种菜式混杂的味道。顾射皱了皱眉,打开香炉又往里添了块香料。


“少爷,这里的井水我尝过了,比不得府中,您要不……凑……”顾小甲一脚跨了进来,一边抱怨着一边瞪了那个在一旁已不知该做什么的伙计。


顾射却不回话,只是看着顾小甲,顾小甲在顾射的目光中越来越没有底气,他心中暗道明知少爷吃不惯外面的东西,怎就偏偏今天忘了准备水,想着想着又想到那罪魁祸首的连箭少爷,他也是满满委屈不知向谁去诉。


“少爷,您……要不再等等,我回府去取……”顾小甲踌躇了半天,终于说道。


“罢了。”这一来一去也要耽搁不少时间,顾射本不欲在此多留,当时也只是一时气闷才想寻了来,如今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不过他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区别,仍是一派云淡风轻。


“你们东家姓陶?”顾射转头问那伙计。


伙计在原地愣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那公子是在与自己说话,连忙应道:“是是是,我们东家是姓陶,陶正淳,那可是京中难得的大善人,要不是他,也没有今天的王四。说到我们东家,那可真是……”


顾射见那伙计滔滔不绝开始说起陶正淳的善举,也不打断,只是目光懒懒地向楼下看去。突然顾射目光一凛,瞧见那日跟在陶墨身后的小厮走到前厅帮忙,似乎是大堂中的人手着实有些不够,那小厮看上去年级不大,手脚倒是勤快利落。


顾射转头问道:“你们少东家叫陶墨?”


正说到高兴之处的伙计一时没听见顾射问了什么,有些疑惑地反问了句:“公子,你说什么?”


“我家少爷在问你们少东家是不是叫陶墨。”顾小甲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重复道。


“对对对,是陶墨,公子您认识我们少东家?”伙计连连点头。


“让他……”


顾射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呵斥。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顾射认得这声音,是那小厮的。他心中一紧,眉间微蹙,掀开纱帘,果不其然看见连箭站在堂中,有些尴尬地看着对他呵斥的小厮。顾射握着纱帘的手不由一紧,有些苍白的指尖泛起了红潮。


“这位公子?”伙计出声问道,总喜欢话说一半的客人今日他可算是遇到了。


“你先下去,不必伺候。”顾射冷声道。


那伙计虽说有些莫名,但是客人大如天,也只得讪讪退下。


待那伙计出门,顾小甲立刻关上门,问道:“少爷,要我去请连箭少爷上来吗?”


“不必。”顾射未改动作,眼睛一眨不眨地注意着楼下的动静。


大概是因为郝果子的声音的确有些突兀,原本有些热闹的大堂竟安静了不少,好些食客们观望着这边的事态。


郝果子一言既出也知自己有些太大惊小怪,不过他还是迅速将上前将连箭拉到一边,四处看了看,见其他客人又渐渐将注意力转回各自的饭桌上,才开口说道:“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别再出现吗!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跟踪吗!”


连箭被质问的一愣一愣,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厮好像把自己当成了什么十恶不赦之徒,只要靠近一步就会威胁他家少爷一般。


不过连箭终归记得自己前来此地的目的:“小兄弟,我此来正是为了赔罪,还劳烦你跟你家少爷说一声。”


“不行不行,我家少爷病了不见客!”郝果子连连摆手,他知陶墨秉性,这不见面左右伤心几月也就淡了,要是再这么一来二去藕断丝连的,陶墨只怕更难斩断情根。


“病了?”连箭一皱眉,不知是否是因顾射的缘故,导致对方劳思伤神,缠绵病榻。


“对对对对,所以还请公子高抬贵手,慢走不送。”郝果子只想把这个麻烦精推出门。


“若是我之故,我更不能走,你家少爷若是郁结于心,我这系铃之人自当解铃之用。”连箭分毫不让,他其实本不需和郝果子这般啰嗦,他想见陶墨倒也简单,寻了掌柜摆明身份即可,只是他一来不愿闹大,二来本就为赔罪,若弄的像是兴师问罪岂不是事与愿违。


“你这人怎么……”


“郝果子,你在和谁吵呢。”


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连箭耳朵微动,纵使有些沙哑,但他不会听错,这便是那日群香楼曾经听过的声音。


郝果子秀气的眉毛都快拧成疙瘩,他本想着赶了人便好,谁知自家少爷这般不给面子,平日不见他上大堂来,今天偏偏来了这里。


连箭转过身,看见那日在自己怀中还颇有些分量的少年清瘦的面容,那少年有些黯淡的眉眼却在看见自己时亮了起来,仿佛拨开云雾的日光,在他的唇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我是……”


“顾弦之。”




TBC




来自主创的碎碎念:


今日就顾公子哪儿来那么多钱养这么大一家子我俩进行了讨论,总而言之依然未解之谜


连箭和顾射其实说到底作为孪生兄弟虽性格不同,但是终归亲密更甚常人,顾射此刻心理更偏向于自己哥哥被人拐了的纠结感,再加上京城嘛,事多。


连箭呢其实也不是不明白,但他和顾射不同,他没有顾射那么多心思,走一步想十步,他更执着于眼前事眼前人,所以顾射不许他去见面他才会觉得顾射太过杞人忧天,一言不合就开吵。


兄弟嘛,毕竟都吵过架。


其实弱弱说一句,连箭X顾射这对CP的相性是我之前一直写的各种CP的模式,攻霸气挥手可翻天地,受九曲心肠思虑深远,陶墨这种受算是我第一次尝试,如果那里崩掉了还望大家见谅_(:з」∠)_



评论
热度 ( 71 )

© AOI_豆腐脑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