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_豆腐脑菌

一个散人…不喜欢撕,不喜欢掐,只想安静得萌番萌cp…圈地自萌…不喜勿留言/勿关注…好基友:羽明殇

【识汝不识丁】姻缘【十三】(连箭X陶墨/顾射X陶墨)

🙃🙃🙃对不起,让我先站着连陶一秒

羽明殇:

同名同人视频《姻缘》:  视频戳我


前文戳我


包含顾连身份互换梗、连箭未死梗、超狗血的兄弟争爱部分


大多会走电视剧设定,借鉴部分小说设定,全剧情篡改【不】


弦墨结局预定   


OOC都是我的锅




【十三】


连箭只觉得疼痛由右肩迅速向全身蔓延,他几次想靠左手支撑起身子,却都无力地瘫倒在地上,他仍颤抖的右手却依然紧紧搂着陶墨的腰,一刻也不敢松开。


陶墨心中焦急,却又被连箭固定在身前无法动弹,雨水浇在陶墨的脸上,几乎让他睁不开眼。后方马蹄声渐急渐响,陶墨虽说仍不知前因后果,但也知对方来者不善,以致这般围追堵截顾公子,于是便开口说道:“顾公子,你快松开我,我先扶你起来!”


连箭似乎听进了他的话,终于缓缓松开右手,随即便有些无力地垂在地上,身上温暖的触感消失,雨水冰冷地打在他的皮肤上,连箭甩了甩头,企图让因为疼痛有些模糊的视线再清楚些。


陶墨从连箭的身上滚到一侧,然后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待他站稳,这才发现连箭肩上一大块衣物已被血色浸染。陶墨连忙蹲下身子,支撑着连箭从地上坐起,连箭似乎完全脱力,大半的身子倚在陶墨怀里,还有些微微的颤抖。


陶墨手忙脚乱,拉了几次也没能把神志有些模糊的连箭从地上拉起,只能这样半蹲着身子让连箭靠在他身上。陶墨抬头向四周看去,山间树林阴暗,看不清前路和去路,除了渐渐逼近的马蹄声他一时也分不清东南西北。陶墨文不成武不就,如今困在这里却什么都帮不上忙,相比自己的性命之忧,陶墨却更担心怀中之人。在他看来,顾公子这般人物,决不能在此丧了性命。


陶墨一时神情恍惚,不知为何脑海中冒出“死同穴”这句话,想来他与顾公子本是毫无瓜葛之人,因缘际会之下几番交会,却依然隔了千里之远,如今一场大雨一场追杀却好像是命运推搡着将他二人紧紧地绑在了一起,若是能陪着顾公子一起死,也许此生便无憾了。


想到这里,陶墨却觉得忽然轻松了很多,从刚刚开始一直萦绕着他的恐惧突然就消失了,他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下怀中之人,只要能护他一刻便是一刻。陶墨不由地紧握住了连箭的手,细小的颤抖逐渐平稳下来。


似乎是被陶墨外溢的情绪所感染,连箭被握在陶墨手中的手动了动,他本来有些飘飞的神志终于凝聚,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再次睁开时里面再无空洞之色,恍如鹰隼般锋利。


连箭反握住陶墨的手,从陶墨怀里直起了身子,转头看向陶墨又惊又喜的神色,嘴角不由地勾了勾,沉声道:“扶我起来。”


陶墨依言站起身,弯下腰扶着连箭站起,连箭的身子晃了晃,终于堪堪站稳。陶墨见连箭站稳,眼睛似笑非笑、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不由双颊染上红霞,连忙低下头去,却又看见被连箭紧握的手,更是心中一跳一跳,连忙抖着手臂就想将手从连箭的手中抽出。


谁知连箭一点都不松手,反而将陶墨的手又握紧了几分,然后目光凛冽地看向四周。


陶墨心如擂鼓,虽然周身被雨水拍打,却觉得一团火从右手点燃直直烧至全身,让他口干舌燥不知身处何处。


“害怕吗?”连箭突然问道,他的话音中有些许颤抖,混杂着雨水的声音反而听不真切。


陶墨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又迅速摇了摇头,他终于鼓起勇气看向连箭,却见连箭那冷峻如刀锋的侧脸上滑下道道雨痕,陶墨视线往下,看见一直横在连箭右肩的箭上正在往下滴着淡红色的液体,想来应是被雨水冲刷有段时间。


“顾公子,你的伤口……”陶墨心中焦急,他虽不通医道,但却也知道伤口拖得越久便越难治愈,可如今他二人困在林间,后有追兵前无去处。


连箭听到陶墨的话似乎才注意到自己的伤口,他松开左手,按住箭头猛地使力,便将那穿透肩胛的箭折断了一半,连箭一声闷哼,伤口被牵动的疼痛几乎麻痹了他的右手。他将掰下来的箭头递给陶墨,说道:“待会儿若我无暇顾及你,用此箭防身,别心软。”


陶墨颤抖地接过,那箭头上的斑斑血迹让他一时无法握紧。陶墨虽非佛门子弟,却也未曾杀过生,就连厨房那种家畜繁杂之地也甚少进入,如今不单单让他见血,甚至还要让他伤人性命,虽是迫于无奈,但一时半会儿陶墨却也难以做到连箭口中的“别心软”几个字。


“我会保护你。”连箭看他神色便知他心思,安抚性地按住他的肩,将他半搂入怀中,动作虽然轻柔身体却绷紧如同一张弓弦,锐利地盯着已经逼近的黑衣人。


四五个黑衣人从马上飞下,直取连箭命门,连箭目光一凛,带着陶墨向后撤去,他一手护着陶墨,一手因箭伤难以活动,顿时便处于下风,只能以守为攻,处处避让。


黑衣人看出他的困境,立刻四散开来,将连箭和陶墨包围在圈内,逐渐向他们逼近。


连箭踢开逼至身前的剑尖,紧接着一脚踢中身前黑衣人的胸口,破开对方的包围,顺势拉着陶墨转了个身,将陶墨置于身后,侧头躲开逼近的第二把剑尖。连箭右手出招快如闪电,强忍着疼痛抓住对方手臂,猛地一折竟硬生生将对方手臂扭断,骨骼断裂的脆响分外清晰,伴随着对方的惨叫声穿破雨幕。


连箭踢起落在地上的剑,一把握在手中,他的右手还有些颤抖,但是左手掌心中的温度却让他平静了不少。于连箭而言,他满腔热血尚未平息,又怎甘心不明不白地死于追杀,更何况如今他心系陶墨,便是拼死相搏也要护他周全。


见连箭出手狠辣,剩下的几个黑衣人不由地放缓了攻速,对视几眼后向连箭二人慢慢靠近,连箭亦步亦趋向后退去,紧盯着几人的动向。


突然连箭只觉得手中一凉,猛地转头却不见陶墨,身后几人见状迅速逼上前来,连箭心中焦急却也只能专心对付身后之人,他左手得空,便迅速将剑换到了左手,虽不惯用却绰绰有余。一时间剑光凌乱,连箭下手不再顾忌轻重,几个剑花挽出,直取对方咽喉,血色溅上眉心。黑衣人见同伴毙命,一时犹豫不知是进是退,恰恰这一犹豫给了连箭机会,他足尖点地向前冲去,黑衣人躲闪不及被一剑穿心。


连箭微微停顿,感到身后雨帘微动,踢开剑上尸体,一个旋身对上了黑衣人直戳过来的长剑,一声脆响,连箭那把剑却不敌对方的兵器应声而断,连箭目光暗沉,迅速侧身避开杀招。黑衣人穷追不舍,改变方向紧追连箭而去,长剑穿破雨帘直指连箭眉心。


连箭心中一沉,突然收住步伐,直视着对方逼近。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连箭躲也不躲,竟在此刻露出了破绽,和先前凌厉之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连箭微微眯起眼睛,心知这群人明显不为取他性命,却招招逼他至绝路,看他们武功套路却也不像武林大家门派,与军中之人又差别甚大,连箭一时也未曾想透他们身份。只是如今连箭无暇去过深的思考,趁着黑衣人愣神的功夫迅速上前,将断裂的兵器送入对方胸口,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目光里狠狠地踢开了他的身体。


连箭微微喘着气,若是平常这几个人他根本不会放在眼中,只是如今他身受重伤右手多有不便,加之陶墨不知去向心中不稳,因而这片刻的打斗竟让他觉得无比疲惫。连箭强撑着直起身子,扫了眼地上的尸体,便知还少了一人,想到陶墨,心中一紧,迅速向四处打量。


“在找他?”黑衣人沉闷的声音穿透面纱传来。


连箭缓缓转过身,看着陶墨面色苍白,被黑衣人按住向他走来。陶墨脖子上被威胁的利剑划破,鲜血染红了素白的衣襟,那一抹红色在连箭眼中燃成怒火,烧的连箭理智都快断裂。


“放开他。”连箭沉声说道,他的耐心在黑衣人不断触他底线的过程里一点一点消磨殆尽。


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押着陶墨一步一步靠近连箭。


连箭将左手背在身后,动也不动,目光盯着黑衣人和陶墨,他上下打量陶墨确定他除了脖子上的伤口之外并无其他外伤,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陶墨何曾受过这般威胁,脖子上的伤口被雨水冲刷的生疼,他每咽一次唾沫都会牵动伤口,他感觉身子已然僵硬,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若不是身后的黑衣人紧紧按住他推着他向前走,只怕他此刻已经瘫倒在地。


陶墨抬起头,第一次直直对上连箭的眼神,似乎是因为恐惧到了极点反而有些无所畏惧。陶墨从连箭毫无波澜的黑色瞳孔中竟看出了安抚,似乎是在示意他不用担心,柔和的目光仿佛找回了他全部的勇气。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对我赶尽杀绝。”连箭见黑衣人不回答,又担忧陶墨性命,便开始询问黑衣人的意图,借机寻找机会找出对方破绽。


“江湖中人,不足挂齿。”黑衣人竟没有沉默,回答起了连箭的问题。


“江湖中人?我可未曾的罪过哪位江湖好汉,你们如此咄咄逼人可是受了谁的指使?”连箭心知对方所言真假不辨,如今只能有一句问一句。他虽精通武学,却甚少与江湖中人打交道,相比他而言,他那位一早逃婚出走的京城第一美人雪衣姨娘反而与江湖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


“既是将死之人,又何必知道那么多,下去后一口孟婆汤还不是前尘尽忘。”黑衣人眼神有所躲闪,不着调地回了这么一句。


连箭心中有了计较,如今朝中势力抗衡愈演愈烈,看他和连家不顺眼的大有人在,即便他未曾做错什么,连箭二字本身便成了错误。只是如今新皇宠信连顾两家,自有人将他们视作眼中钉,既然明面上做不了手脚,那么买凶杀人这种事在京中倒也不算罕见。连箭思来想后,如今与他嫌隙之大到恨不能杀他而后快的只剩下史光耀了。


连箭目光暗沉,若是史光耀与他正面相抗倒也敬他是条汉子,如今使出这般下三滥的手段,甚至连累陶墨至此境地,连箭心中火起,竟生出日后索性杀他一了百了之念。


“你顾左右而言他,可是害怕我猜出你的金主。”连箭表面如常,依然拿话诓他,背在身后的左手握紧了断剑。


似乎是察觉到连箭紧绷的半身,黑衣人突然喊道:“把你手里的兵器扔掉,不然我就杀了他!”那锋利的剑刃又向着陶墨脆弱的脖子近了几分。


连箭二话不说,扔掉了手中的断剑,举起左手示意对方他现在手中什么都没有。


黑衣人步步逼近,待双方只剩十步左右的距离时,突然林中传来一声口哨,黑衣人突然停止了动作,将陶墨猛地向前推去,手中利剑对准了陶墨的后心。连箭早有准备,在哨声响起时便窜上了前,竟空手握住了剑身,黑衣人一愣,迅速一掌拍向连箭伤口,连箭的闷哼模糊在喉咙里,眼中杀气更甚,握住剑身的手更加用力,竟半分都挪动不得。黑衣人见状便要抽手,连箭哪会给他机会,一脚踢在对方右手,顺势松开手,抢过利刃,在黑衣人转身想跑时一剑刺穿对方心脏。


连箭松开手转身,却见陶墨控制不住的身体向前倒去,连箭陡然睁大了双眼,大雨激起的雾气让他未曾注意所处地势,他们身后竟是一道陡峭的斜坡。眼看着陶墨就将摔到坡下,连箭飞身上前护住陶墨身体,陶墨身子猛地一冲,直接撞在了连箭的伤口上,连箭几番忍耐在此刻终于脱力,步伐一乱向后倒去,带着陶墨一起滚下坡去。


在黑暗侵袭连箭的神志之前,他还记得牢牢护住陶墨的头,任凭锋利的碎石划破他的手背。




TBC




来自主创的碎碎念:


是不是感到一大盆狗血洒到了大家面前╮(╯▽╰)╭


接下来可能会失踪一段时间


10号后我会回来更新的(づ ̄ 3 ̄)づ



评论 ( 2 )
热度 ( 48 )
  1. AOI_豆腐脑菌羽明殇 转载了此文字
    🙃🙃🙃对不起,让我先站着连陶一秒

© AOI_豆腐脑菌 | Powered by LOFTER